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沈知杳的小說《嫡女涅磐:誰家女兒俏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131章 倒像是我一廂情愿
    魏泊走之后,沈云嬌很不滿,她一心想弄清楚魏泊同那位瑜妃娘娘之間的關系。

    本來她也沒想那么多,但同桑迎秋提起后,她多次提醒,說是同宮中有聯系的也有許多種人,送藥材的也算其中一種,她這才開始擔心。

    她在心中盤算著,若是最好的那一種。將魏泊捆在身邊也不錯。雖說自己的心思在池季遠身上,但他也未必有意,留著魏泊總多一個選擇。

    可若像桑迎秋說的那樣。她倒不愿花費太多精力在魏泊身上,畢竟她已經覺得自己近來對他太好了些。

    她當晚就差人去送消息,讓魏泊第二日來見自己。

    魏泊到沈府的時候。沈云蕊和沈逸天正在沈云悠的院子里說話。

    "大姐姐,沒傷著吧?"沈云悠失蹤的時候,沈逸天總是守著靈意,桑迎秋很不滿,幾次借老夫人將他支走,他這次回來的時候,沈云悠已經在府中了。

    沈云悠搖了搖頭,她現在最關心的并不是此事,她問沈逸天:"你打算怎么解決靈意的事。"

    沈逸天一進院子,靈意便躲起來了,他也愁,同沈云悠倒苦水:"我倒是想解決,可人家都不肯見我,倒像是我一廂情愿。"

    他都已經在老夫人面前表明了心意,靈意卻還是躲著他。這讓他有些無措,心中也總是空落落的。沒了靈意,他便沒有了支撐點,沈逸天不知道自己的努力還有什么意義。

    "我聽說了你的事,你可算是有出息了一回。"沈云蕊拍拍他的肩:"若有人肯這樣對我,我死也要嫁給他。"

    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敢公然同老夫人叫板。沈逸天做到這個地步。著實有勇氣。

    "靈意是怕了。"沈云悠望著前方嘆氣:"她同你不一樣,她??"

    靈意很冷靜,正因如此。她十分清楚沈逸天要走這條路有多難,她很早就知道這份感情會無疾而終,卻還是糾纏了這么多年。

    她沒有勇氣,她怕沈逸天不會選擇自己,更怕他中途放棄。她經歷過許多苦難,感恩于現在的生活。不敢去堵。

    "可我都已經踏出了這一步,她怎么一點兒回應都沒有?"沈逸天心中有靈意,但他是衣食無憂的少爺、在寵溺中長大。他不明白靈意的擔心,更無法設身處地去想。

    靈意卻通透許多,她的人生太坎坷,而沈逸天很順利。他們注定不能理解對方。

    "你想好了么?"沈云悠都懂,卻不知道應該怎樣同沈逸天解釋,畢竟有些事。并不是簡簡單單幾句話就能說清楚。

    若不是重活一世,她恐怕也無法理解那些情感。

    "我并非一時沖動,"沈逸天答道。既然無法接受失去靈意,他就必須要選擇這條路。這些年里,他沒有遇到過什么大事,這件事也是到了無法再拖的地步他才鼓足勇氣邁出去。

    沒想到對方同他不是一條心,他多少有些挫敗。

    沈云悠勸道:"給她一些時間吧,若你已經下定決心,我定然會幫你。"她擔心的事很多,但明白靈意對沈逸天的感情。不管結果如何,她都想試一試,不希望靈意留下遺憾。

    "我也幫你!"沈云蕊跟著說道:"你好不容易做了一件正事??"

    她還沒說完,爭吵聲便傳了過來,是沈云嬌在說話。

    "既然是這樣。你為何一開始不同我說清楚?"她異常激動,沈云蕊好奇地往院門走去,果然是魏泊在挨罵,他甚至沒有解釋的機會。

    沈云嬌將手中的手帕扔了過去,說道:"我不需要你這些破爛,都拿走!騙我這么久,你很得意對么?"

    她著實沒有想到,瑜妃娘娘那樣在意魏泊,不過是因為魏泊畫的畫像十分傳神。而瑜妃娘娘又很喜歡看自己的畫像。經由宋景明介紹之后,她時不時會讓魏泊進宮為她作畫。

    希望完全破滅,沈云嬌當然接受不了。

    "我沒有騙你的意思,只是你每一次都問得很含糊,我也以為你不在意此事。"魏泊不知道沈云嬌的反應會這么大,這些日子她態度大變,他也產生了錯覺,以為她終于開始接受自己。

    沈云嬌扔的是他母親親自繡的手帕,她的繡活是一絕,見他往沈家跑得這樣勤,閑著無聊也就繡了些,讓他帶過來。

    誰知道二人沒說幾句,沈云嬌便問起了宮中的事,他如實告知,她立刻就生氣了,指責他欺騙自己,甚至稱這些手帕是"破爛"。

    雖說對沈云嬌一直很好,但魏泊同從前不太一樣,自從出了沈云蕊的事,他便不會事事依著她。這會兒他也有些生氣,開口道:"就算你當真不高興,也不必糟踐別人的心意。"

    不管怎么說母親也繡了那么久,沈云嬌這樣說著實令人不舒服。而沈云嬌,她發現魏泊不悅之后,皺了皺眉,還是轉身將手帕從他手中奪了過來。

    她早已摸清魏泊的脾氣,明白什么時候他是真的惱了。

    魏泊從來都知道沈云嬌自私又驕縱,卻總以為她會改變,便想給她時間。他很難同人紅臉,這會兒氣也消了一些,便試探地問道:"不如我也為你畫一幅畫像?"

    "魏泊,你別太過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知道自己在意此事,還偏偏要說起,沈云嬌抑制不住自己的憤恨,終于狠狠將手帕扔到地上不再理會他,兀自離去。

    魏泊并沒有跟上去,而是蹲下小心將手帕撿起來,眼神中露出一絲難過。

    "你會作畫?"沈云蕊走過去,裝作不認識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又來回踱步,最終將手指放在唇上點了點,笑著說道:"真是刮目相看,我就賞臉讓你幫我畫一幅吧!"

    看樣子這個魏泊又為沈云嬌傷心了,沈云蕊倒是清楚如何安慰他。

    她笑得燦爛,魏泊竟也跟著笑了,他將手帕塞進懷里,沈云蕊便撅起來嘴:"這么吝嗇?"她可過來安慰他了,他卻只想將好東西給沈云嬌。
《韓 污 漫》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