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水果店的瓶子的小說《豪門暖婚:凌爺,狠撩人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118章 無形裝X,最為致命【三更】
    “uu,剛剛領班口中的‘司小姐’,指的是你吧?”

    “你跟德修齋什么關系啊?”

    “富二代,德修齋不會是你家開的吧?”

    “我的媽呀,這是抱上了一條什么金大腿?”

    ……

    所有的疑問如倒豆子一般,呼啦啦地沖著司裳過去了。

    他們沒有選擇性遺忘——司笙,也姓司。

    但是,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毫不猶豫將司笙給排除了。

    ——就算你長得好看,可你脾氣那么爛、名氣那么低,誰會給你這么大面子?

    在他們看來,只有司裳的身份地位,才配得上如此特殊待遇。

    “這個……”

    司裳只是笑,神色嬌羞,給不出具體回應。

    她找前臺問過原因,只知在德修齋這里,自己是特殊的,吃飯免單。但前臺只說這是規矩,并不知背后的原因。

    她也震驚不已,想要尋求個答案,如今自是難以回應他們。

    “老實說,”程悠然肩膀挨著司裳,笑瞇瞇地問,“裳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們?”

    “什么啊?”

    司裳嬌嗔地看她一眼。

    “我作證啊,”程悠然笑容燦爛,沖著全場的人,道,“就上次,我跟裳裳一起來吃飯,本來是說我請客的,結果結賬的時候……你們知道人家怎么說嗎?”

    “說什么了?”

    “別打啞謎呀!”

    眾人心急如焚,催促道。

    程悠然故意停頓了下,才繼續道:“人家可說了,‘我們德修齋的規矩,既然是司小姐的朋友,這一頓就是免單的。’”

    “哇!”

    “真的假的!”

    “裳裳,什么情況,如實招來啊!”

    ……

    眾人一陣歡呼,再一次鬧騰起來。

    在起哄之下,司裳臉頰兩側沾上了紅暈,微低下頭,嬌羞出聲,“悠然姐!”

    “別害羞啊。”程悠然調笑一句,又跟眾人繼續道,“我敢保證,這可是原話,一字不差。”

    坐在另一旁的傾伊人,也適時搭腔,“裳裳,你就滿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嘛。”

    不可否認,司裳在德修齋享受這種待遇,傾伊人看著艷羨不已。

    但,也正因如此,傾伊人對司裳才得更加熱絡。

    她斜了眼司裳,一頓,又跟在座各位‘科普’道:“大家可能對德修齋不太了解,這是一家高檔連鎖飯店,在全國好幾座省會城市都有。這店名氣大,規矩也多,像三樓這樣的包間,只有錢,沒一點能耐都是訂不了的。”

    “還有這規矩?”

    “有錢都不賺?”

    有人詫異了。

    “這倒是真的,訂包間之前,他們會先問你身份信息。有犯罪前科的,不接待;就算是名人,網評不好的,不接待;有幾個臭錢的暴發戶,不接待……”

    傾伊人一連列出好幾條規矩,在場不曾了解過的漫畫家們,皆是拍桌稱“長見識了”。

    司裳在一旁聽著,也是默認。

    這是她第一次訂三樓的包間,昨晚打電話訂的時候,對方確實問過她不少的問題,半個小時后才給予的肯定回應。

    經常出入德修齋的都知道:能進出三樓的客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而能進出四樓的客人,定然非富即貴。

    這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而,德修齋三樓、四樓的包間,寧愿空著,也不會隨便訂出去。

    “什么人開的啊?”又有人發問了。

    傾伊人道:“不知道,聽說注冊的老板只是掛名的,實際上德修齋的老板很神秘。”

    “這年頭,還有身份信息能藏得住的神秘人?”

    “還真有。”程悠然接過話茬,“這老板行事風格挺有意思的,封城很多人都想跟他結識,但一個接一個打探的,硬是沒把他的底挖出來。如果封城餐飲界有十大未解之謎,那‘德修齋老板的身份’,肯定算其中之一。”

    “臥槽,這也太離譜了吧?”

    “跟聽故事一樣!”

    “上流社會的世界我不懂!”

    ……

    司笙吃了兩口龍蝦肉,又繼續端起碗來喝湯。

    聽得他們熱火朝天的討論,左耳進、右耳出,就當聽個樂子了。

    這群人震驚、錯愕完,話題難免又繞了回去。

    “所以說,裳裳,你就別藏著掖著了,透露一下唄,你跟德修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

    “快快快,震驚一下我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滿足一下大眾的好奇心嘛!”

    ……

    “我真不知道原因。”

    司裳放在雙膝上的手不自覺地絞在一起。

    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的。

    她來德修齋次數原本就少,對這里所知甚少。

    只知德修齋在封城餐飲界很熱門,上流圈子的常客,還有一些神秘色彩。

    剛剛傾伊人和程悠然一介紹,她才知道,原來德修齋影響力這么大,德修齋老板的身份如此神秘。

    而她,在這樣的餐館里,得到了史無前例的特殊待遇。

    跟做夢一樣。

    在諸多期待的注視下,司裳緩緩呼出口氣,小聲解釋:“上次免單確實是真的。今天我問過前臺,她們只是說‘司小姐免單是規矩,絕對不會收費的’。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了。”

    “哇塞,也就是說,你來德修齋吃飯,是不用花錢的?”

    “太爽了吧!想吃什么都可以隨便吃!”

    “這種好事什么時候能發生在我身上啊!”

    ……

    “聽起來像小說女主的故事!裳裳,不是人家德修齋的老板暗戀你吧?”

    “或許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對你一見鐘情什么的?”

    “震驚!德修齋神秘老板竟是一癡情男兒?”

    ……

    “uu,小小年紀,人生贏家啊!”

    “你是不是一出生就拿了女主的劇本?”

    “我能敬你一杯嗎,讓我沾沾女主光環的光?”

    ……

    有驚嘆“免單”的,有猜測“特殊待遇”的,亦有不由分說巴結的。

    司笙默默扶額。

    不愧是搞創作的漫畫家,腦洞一個比一個大……

    “都姓司,同人不同命啊。”

    倏然,隔壁一陣刻意的嘀咕,落到司笙耳里。

    司笙偏頭看去。

    坐在她右側的,是一個存在感并不強的女生,姿色平平,話也不多,聽介紹時應該漫畫作品成績也普通。

    司笙自認為沒有得罪她,甚至都沒有同她有過任何交流。

    然而,她在說這話時,卻帶著濃濃的諷刺、奚落、不屑,所有惡意都是沖著她來的。

    不是任人莫名嘲諷的人,司笙冷冷一笑,搭腔:“是啊,同人不同命。”

    “裝。”

    那女生譏諷完,偏過頭去,主動跟司裳舉杯。

    轉眼就從滿眼惡毒變成笑意盈盈。

    “……”

    司笙對這演技嘆為觀止。

    這一頓飯,吃得無比熱鬧。

    自領班來過后,餐桌上的話題,無一例外都集中在司裳身上。

    稱贊、羨慕、追捧……

    當之無愧的主角。

    司裳在這種追捧之下,從緊張、激動,到逐漸淡然、驕傲,隱隱間還有那么幾分自豪。

    連日來,因zero新作帶來的壓力、司笙鯉魚翻身一躍成她姐的事所帶來的煩躁和焦慮,一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zero和司笙又怎樣?

    能在德修齋享受這種待遇的,只有她一個人。

    獨一無二。

    史無前例。

    于是,她偶爾看向司笙的眼神,都帶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優越感。

    司笙:“……”

    若不是有一顆想看熱鬧的心,好奇尚經理和領班最后安排了什么大招,她在這種虛偽的氛圍里,真是一分鐘都待不下去。

    為了打發時間,她甚至還多喝了一碗湯。

    不過,這落到別人眼里,儼然就是——沒見過世面。

    “叩叩叩。”

    在晚餐抵達尾聲時,門再一次被有節奏地敲響了。

    又是那位年輕帥氣的領班。

    眾人一見他,眼睛頓時一亮,頗為期待地看著他。

    “不好意思,再次打擾了。”領班彬彬有禮地進門,優雅且紳士,說話依舊言簡意賅,“經理吩咐,送上一份飯后甜點。”

    依舊是剛剛的架勢。

    一個接一個地進,每個服務員里都捧著精致的甜點。

    本來都已經酒足飯飽的漫畫家們,如今一見那誘人的甜點,胃又覺得蠢蠢欲動。

    餐桌被迅速整理干凈,所有甜點一一放置到每個人跟前。

    這時——

    坐在司笙旁邊的女漫畫家眉頭一擰,提出異議:“為什么她跟我們的不一樣?”

    女漫畫家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司笙。

    原本自司笙拒絕加微信、導致氣氛冷場后,大家就自覺忽略她,將她當做隱形人。偶爾說上幾句,話里話外還有點嘲諷、針對的意思。

    甭管她長得再如何賞心悅目,也沒幾個人花時間精力去關注她。

    眼下,經這女漫畫這么一提醒,眾人才朝司笙以及甜品投去打量的視線。

    果不其然。

    都是甜品,可,司笙那份跟他們的截然不同。

    像是某種特殊待遇……

    這個疑惑剛剛升起來,那邊傾伊人定睛一看,就笑著開口了,“德修齋的工作人員真貼心,剛剛司笙在樓下說了句要這樣甜品,竟然還能被記住。”

    “這樣啊。”

    “原來如此。”

    “還真是有心了。”

    ……

    眾人不約而同地附和。

    領班看了傾伊人一眼,眼底閃過一抹不快。

    司笙:“……”服了。

    她拿起叉子,忽略他們,打算品嘗一下新上的這款。

    但,傾伊人卻不肯放過她。

    司笙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給傾伊人面子,早讓傾伊人懷恨于心,眼下再三找茬也不見司笙有不快之色,心里更是不爽。

    微頓,傾伊人輕輕一扯唇角,主動拋出話,“司大明星,這次可是沾了裳裳的光,要不要敬一杯啊?”

    餐桌上的眾人,集體保持沉默。

    不約而同地旁觀這一幕。

    不管怎樣,整桌人,只有司笙一人沒跟司裳舉過杯……

    稍微有點情商的人,這時候不會拒絕,知道該踩著臺階往下走。

    偏偏,出乎意料的是——

    司笙連眼皮都沒抬一下,淡淡地說:“不了,得留著胃吃甜品。”

    剛一說完,她就戳了一點甜品,將其送到嘴里。

    真就專心致志地吃了起來。

    眾人:“……”

    好家伙,這人情商是負數吧?!

    她這一舉動,直接掃了傾伊人和司裳的面子,二人臉色都不怎么好看。

    因司笙絲毫不做作的畫風,再一次將氣氛拉入詭異的方向。最終,不知是誰打圓場,說上一句“先吃甜品吧”,才算是岔開話題。

    領班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角的笑容有點涼,繼而不動聲色地退了出去。

    ……

    幾分鐘后。

    眾人的甜品陸續吃完,開始有人討論飯后去哪兒玩。

    “叩叩叩。”

    門,又被敲響。

    眾人:???

    甜品都吃完了,還有驚喜?

    他們迫不及待地往門口看去。

    這一次,走進門的并不是他們眼熟的領班,而是穿著經理制服的男人,神情謙和,卻帶著疏離,氣質顯然跟其他人不一樣。

    !

    連經理都出面了?

    他并未打招呼,在掃了眼餐桌后,徑直朝這邊走過來。

    他步伐緩慢,一步一步的,將在場眾人的好奇心拔高到。

    ——他是沖著某一個人來的。

    ——正是司裳的方向!

    隱隱有所察覺的司裳,冷不丁的,一顆心直接升到嗓子眼。

    激動、興奮、期待。

    諸多交織在一起的情緒,讓司裳連呼吸都頗為困難,每一根神經都在戰栗。

    然而——

    這位經理,目不斜視地從她身側走開,然后,在全場注視下,走到司笙旁邊。

    他彎下腰,畢恭畢敬,“司小姐,這頓飯用得怎么樣,還滿意嗎?”

    ------題外話------

    →_→沒錯,我故意的。

    有本事來打。

    打不著就給票。
《韓 污 漫》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