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夏日的小說《余生不過錯愛一場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285章 爺爺希望你幸福
    江老爺子青年時接手江家,憑借鐵血手腕在商界呼風喚雨,戎馬一生,此次險些在許楠檸的詭計中栽了跟頭,心中怒火久久無法平息。

    事情到這一步,俞烯終于恢復冷靜,也意識到自己之前有多莽撞。

    許氏想與江氏合作,不走光明正大的途徑,反而要許楠檸假借下毒之名,可想而知,許氏所謂的新項目必定又是一個陷阱。而她,差點成為他們的幫兇。

    如果不是江老爺子意志堅定,江紹寒和整個江家都會被她所害!

    “外公,對不起,我……我做事太沖動,一再連累江家。”她低垂著頭,似乎沒臉面對家人,連聲音都輕不可聞。

    江老爺子不舍得罵她,語氣卻依然嚴厲:“犯錯誤沒關系,外公也有過年輕氣盛的時候,但切記不能一錯再錯,要吸取教訓!”

    多險吶,只差一步,江家就會落入無法預知的危機中,現在想想他仍覺得后怕。

    俞烯輕聲應下,咬著嘴唇獨自內疚。

    江紹寒見狀,把她拉到一邊:“思茉和爺爺一起過來了,正由管家陪著在隔壁休息,你帶她去看看盛以北吧,這里交給我。”

    江老爺子正在氣頭上,江紹寒留下也只能替她挨罵,俞烯搖搖頭,堅決不肯做逃兵。

    看出她心疼自己,江紹寒感動不已,卻裝作被逗笑的樣子,壓低聲音說悄悄話:“爺爺確實脾氣大,但什么時候真罰過我?放心吧,挨幾句罵而已,我還是很在行的。”

    “可是……”

    “好了。”朝江老爺子的方向偷瞄一眼,江紹寒將食指壓在唇間:“爺爺為什么生氣,你還不清楚嗎?這種時候你越在眼前晃,他老人家越難消氣,聽話,先去盛以北那里。”

    聞言,俞烯總算有些動搖。

    她仗著家人的疼愛胡作非為,外公一定不想看見她吧?還是先離開好了,等外公氣消一些,再去求他原諒。

    俞烯走后,江紹寒聯系醫生將體檢改日,直接出院,送江老爺子回家。

    途中,江老爺子的心情逐漸平復,忍不住感嘆:“你對小烯,還真是縱容。”

    “我辜負了您的期望,險些令江家陷入危險境地。”江紹寒斂目凝神,仿佛這場錯誤果真由他而起。

    江老爺子擺擺手:“不是這個意思。”

    他偏疼俞烯,卻并非皂白不分,錯了就是錯了,哪怕他的親外孫女,也要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

    之所以說江紹寒太過縱然俞烯,更多的是心疼。

    “當初收養你,的確希望你能如忠誠的侍衛般守護小烯,今日看來,你做的也足夠好。但小烯對你的付出不為所動,實在令人心寒。”

    人都是有感情的,江老爺子撫養江紹寒多年,面上嚴肅,心里早將他視作家人,正因如此才替他感到不值得。

    而其實,他能有這種想法,于江紹寒而言已是恩賜。

    江紹寒輕輕彎唇,略顯緊張的表示:“我愿終生照顧爺爺。”

    財富、地位、名聲……許多東西都可以爭取,可以通過努力得來,唯獨感情,從來沒有明碼標價。

    求不得,索性放手,過程雖艱難,至少不會令自己傷得更深。

    “胡說!”

    江老爺子氣沖沖瞪他一眼:“我把你養大,就為了讓你侍候我?那我不如多雇幾個傭人!”

    發完脾氣,又轉頭看向車窗外,長嘆一聲道:“爺爺希望你也幸福啊……”

    無論高門大戶,還是清貧之家,老人們的愿望無非是子女平安,家人和樂。

    可惜啊,有起有落才是人生。

    醫院。

    俞烯帶思茉一同探望盛以北,剛坐了片刻,便被醫生叫到門外。

    盛以北沒有家人,住院期間都是俞烯和程安在照料他,公司事務需要人打理,所以程安出現的時間更少一些,他病情有何變化,醫生都會直接通知俞烯。

    “上午的造影結果顯示,患者腦血管中出現了淤血。”

    俞烯怔住:“淤血要怎么辦,手術嗎?他一直沒醒過來,是不是與此有關?”

    醫生還未說完就被俞烯打斷,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才繼續道:“從目前情況看,暫不建議手術。一來淤血面積不大,或許可以自行消解,二來患者還處于昏迷,貿然手術,只怕會造成危險。”

    醫生建議保守治療,證明盛以北的病情不像自己擔心的那么嚴重,俞烯松了口氣,頷首同意。

    忽然想起許楠檸在藥物中注入的安眠藥,雖然化驗結果稱藥量不大,不會對盛以北造成傷害,她仍覺得不放心,便試探著詢問:“除淤血外,他還有其他異常反應嗎?”

    醫生不解:“你指哪方面?腦部,外傷,還是昏迷?”

    “血液。”許楠檸的陰謀已經敗露,俞烯也不必為她遮掩:“以北近期是否驗過血?”

    “根據患者的情況,每隔一天便會進行一次驗血,未發現異常。”

    那就好。俞烯點點頭,心里的巨石終于落地。

    醫院里常規驗血,檢測的項目雖不全面,但至少能顯示出盛以北的健康狀況,驗血沒問題,說明安眠藥的確沒對他造成傷害。

    送走醫生后,俞烯靠在走廊的墻壁上,不免為今后擔憂。

    許楠檸恨她入骨,一計未成很可能再生一計,這次她僥幸躲過,之后呢?她未必能永遠幸運。

    事實證明,她的憂慮沒有錯。

    躲在家中的許楠檸,此時正氣急敗壞的打算報復她。

    “就差一分鐘,該死的老頭子晚來一分鐘,我就能簽下合同了!俞烯身邊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通通該死!”

    南宮海接完電話趕到許家大宅,剛上樓便聽見臥室里傳來的叫罵聲,無奈的搖搖頭,抬手敲門。

    “進來!”許楠檸大吼一聲,毫無顧忌的將怒火波及到他身上。

    開門進去,入目是滿地狼藉。

    許楠檸生氣時喜歡砸東西,他早有了解,見狀并不驚訝,俯身撿起腳邊的一條長裙,隨手放在床上,不經意的捻了捻指尖,絲滑觸感仿佛還停留在那里。
《韓 污 漫》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