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貓熾俠的小說《先婚后愛:靳先生請放手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二十四章配型成功
    第二百二十四章配型成功

    “可以?”沈念安一臉驚訝的看著醫生。他想不到還有一絲希望可以救自己的妹妹。而這個希望就這么突然來了。

    “可以的,沈先生,只要是親屬配型,概率就會大很多的。況且你和沈女士為社會做了這么多愛心貢獻,上天一定會眷顧你們的。”醫生回答道。

    “謝謝。”沈念安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良久,他吐出這兩個字。

    出了醫生的辦公室,沈念安自己一個人走到外面,他看著外面已經發芽的綠葉,生命終于重新復蘇了啊,真好。

    有兩滴淚從沈念安的眼角滑過。

    妹妹一定會有救的吧,一定會有救的。

    配型安排在第二天下午。

    趙九月一整個早上都很安靜。安安靜靜的吃東西,安安靜靜的陪在沈茜柔身邊自所能及的照顧她。

    沈茜柔不知道她昨天無心的話,這個小孩子記在了心里,并且要用自己的生命換取沈茜柔的生命。

    “小月,你怎么了?今天怎么這么安靜,方便告訴姑姑嗎?”沈茜柔擔心的問道。

    “沒……沒怎么。”沈茜柔突然的出聲嚇到了正在出神的趙九月,九月愣了愣回答道。

    沈茜柔還想說些什么,趙九月卻借口上廁所走了出去。

    廁所里

    趙九月蹲在一個隔間里,把頭埋在腿上終于哭出了聲。他愿意把自己的血液給姑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換姑姑的生命。

    但是,對于未知事情的害怕讓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還想多陪陪姑姑,多看看這個世界。

    哭了一會兒的趙九月擦了擦眼淚,臉上顯現的只有與年齡不符的堅強。該配型了,不能讓姑姑發現自己在哭,這樣姑姑該難過了。

    回到病房里的趙九月安靜的坐在沈茜柔的床邊,一會兒給沈茜柔削削水果,一會兒給沈茜柔掖掖被角。

    沈茜柔看著趙九月,心里想,這孩子一直不被關心不被重視,心地還這么善良,真的是難得啊,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對待她。

    配型的時間到了。

    銀翼過來帶著趙九月找了醫生。

    醫生帶著趙九月去了手術室。在手術室中,趙九月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滑過。醫生問趙九月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趙九月只是搖搖頭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趙九月慢吞吞的開口問醫生:“我還能活多久?我的血可以讓姑姑活多久?”

    醫生不知道趙九月想表達什么意思,便告訴他:“小朋友,你可以活很久,如果配型成功,不出意外的話,你姑姑也可以活很久。”

    “我可以活下去嗎?醫生”趙九月聽到醫生的話不敢相信的再次問道。

    “小朋友,你怎么會這么想著。當然可以。”醫生回答道。突然醫生像是明白了什么,問道:“小朋友,你是不是以為自己需要把全身的血液都取出來才可以救姑姑?”

    “是的,但是就算是這樣,我也愿意救姑姑。姑姑對我這么好,她是個好人,好人是要長命百歲的。”趙九月說道。

    趙九月的一番話讓醫生感到有些意外。他沒想到孩子可以這么純真這么真心的對待一個

    孩子的心靈是非常純潔的,他們的心里只有純粹的善和純粹的惡。

    大人們逗起小孩子來總是沒輕沒重的,不回去想這件事情會給小孩子造成多么嚴重的心理陰影,可是現在趙九月更是陳醫生心生憐惜。

    陳醫生摸摸趙九月的光頭,認真的和他科普道:“捐獻骨髓,也就是造血干細胞是不會死亡的,因為骨髓和造血干細胞是可以再生的東西。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個東西是可以再生的就隨意的糟蹋它!”

    趙九月睜著一雙大眼睛,懵懂無知的問道:“那小姑身上的骨髓不能用了,是因為小姑不珍惜他們嗎?”

    陳醫生:你說的好有道理我一時間竟然沒有辦法反駁。

    他咳嗽了一聲,道:“不是因為沈小姐不珍惜自的骨髓,而是骨髓里面產生了不好的東西,遏制了正常細胞的生長。你知道什么是正常細胞嗎?”

    趙九月跳起來道:“我當然知道了!我知道所有有生命的東西都是由細胞構成的。”

    才七八歲的孩子,就能懂的什么有細胞構成的,陳醫生感覺十分的驚喜,他摸摸趙九月的頭,“你這孩子,將來一定要學醫科呀!”

    趙九月渣渣眼睛,認真的問道:“醫科大學就是學習成為像叔叔的一樣的人嗎?真的很棒哎!”

    陳醫生忍不住再度摸摸趙九月頭,到:“那我們現在開始抽血了,不知道小寶害不害怕?”

    趙九月使勁兒搖搖頭,“醫生叔叔你抽吧,我不會害怕的。”

    抽了兩管子血之后,陳醫生讓趙九月按著針眼,正好這個時候沈念安過來接九月。

    陳醫生將沈念安拉到一旁,嚴肅認真的批評教育道:“小孩子的心理是非常脆弱的,他們的心智還沒有發育完全,所以我們應該以引導為佳才是,怎么能隨隨便便就給小孩子輸送錯誤的價值觀呢?”

    沈念安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沈茜柔用來逗孩子的話被陳醫生知道了,他誠懇的道歉,“陳醫生,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注意起來的,茜柔我也會把您的話轉達給她的。”

    沈念安這么嚴肅認真的對待,到鬧得陳醫生有些不自在了,他有些尷尬的摸摸臉,道:“你們休息一下就好,不用特意當成一個事兒去說的。行了,血已經抽完了,你們帶著孩子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沈念安點點頭,又道:“陳醫生,不知道九月和茜柔的配型結果什么時候可以出來?”

    陳醫生了然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很急,所以做了一個加急,快的話明天中午就能夠出來了!親屬之間的配型成功率是非常高的,你們要抱有希望!”

    沈念安點點頭,和陳醫生握了一下手,抱起一邊兒椅子上乖巧坐著的趙九月回了病房。

    病房里面沈茜柔來沒有睡覺,等趙九月回來之后才松了口氣,她仔細摸了一下趙九月胳膊上的針孔,小聲問趙九月道:“小寶,痛不痛呀?”

    趙九月堅定搖頭,“姑姑你不要問我痛不痛了,只要能救姑姑,我不會痛的!”

    兩人又玩兒了一陣,沈念安才把趙九月抱到一張空的病床上休息。

    沈茜柔看著趙九月熟睡的小臉兒,扭過頭對自己哥哥說道:“哥,九月這個孩子是我的救贖。”

    沈念安輕笑一聲,將她也塞進被窩里面,“什么救贖不救贖的?趕緊睡覺吧,要是真的是救贖,也就跑不了的。”

    第二天十點左右,陳醫生滿臉喜色的進來,宣布,救贖真的到了。

    “要不是事先知道詳情,我還真的以為這么高的吻合度是一對兒親生母子呢!恭喜你們,終于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

    此時趙九月正好從睡夢中醒來,聽到這個消息蒙了一下,直到陳醫生又重復了一邊,這才從床上爬了下去,一把撲進沈茜柔的懷抱里面。

    “小姑你得救了!你的救了!”

    這一刻,沈茜柔堅定了要把趙九月從劉淑芬那個潑婦身邊兒帶走的念頭,這么好的九月,如果繼續和那個潑婦待在一起的話,遲早會變得和她一樣的丑陋!

    沈念安和銀翼還沒有高興的昏了頭,尚且保持著幾分神智,銀翼問道:“我們什么時候可以手術呢?”

    陳醫生道:“目前初步的定在呢下月初,因為九月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是太適合捐獻骨髓,需要好好調養一陣,至少先體重達標再說,另外就是沈小姐了,也需要好好調養一段時間把身體養胖一點。”

    宣布完這個好消息之后,陳醫生就開始照例查房,查完房之后,護士過來給沈茜柔掛上鹽水。

    不是高濃度的化療藥物,就是感冒發燒拉肚子時掛的普通鹽水,里面還加了一些營養血管的藥物。

    沈茜柔經常輸液,血管難免有些不好,手背和手腕兒上經常青一塊兒紫一塊兒,都是輸液留下來的淤痕。

    陳醫生講隔段時間輸點這個營養血管的藥會有效的減少打吊瓶打出淤青的事情,倒是就沈茜柔目前來看完全沒什么什么特殊的功效,大概營養在里面了吧。

    中午吃飯的時候沈茜柔的吊瓶也已經打完了,沈念安從家里特意拿回來的營養餐放在了桌子上,“你們兩個人慢慢吃吧。”

    這份食物確實十分營養,里面有一大半是沈茜柔不愛吃的,比如雞胸肉蛋黃、胡蘿卜,等等數不勝數,而且最讓沈茜柔不能忍受的是,她沒辦法挑食了。

    沒錯,沈茜柔就是這個不乖的挑食壞孩子,自從趙九月坐在了她身邊兒,完全杜絕了她踢挑食的可能性?

    “小姑,你為什么要把青椒扔掉呢?青椒很有營養呢!”

    沈茜柔老神在在的道:“吃飯是為了什么?吃飯是為了享受,而不是為了什么營養。”

    趙九月懵懂無知道:“可是念安哥哥讓我看著小姑吃飯啊,他說小姑要是挑食,吃得東西和我的不一樣的話,就要和他告狀的!”

    沈茜柔強笑一聲,“咱倆不應該是一伙的嗎?這樣吧,你可以不吃你討厭的胡蘿卜,我不吃青椒,然后咱們誰也不告訴誰,好不好?”

    趙九月堅定的搖頭,“我是想著念安哥哥的!”

    他伸手拉住沈茜柔的手,“姑姑,我們要快點養好身體,才能完全恢復健康呀!到時候姑姑想吃什么都可以!”

    沈茜柔的眼圈紅了一瞬間,心下十分感動,“好,我們一起好好養身體!”

    這倒是意外的達成了沈念安想要改正沈茜柔挑食的壞毛病,這也是后話不提。
《韓 污 漫》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