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秦湯湯的小說《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1246章 有情,還是無情
    “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結婚還不是好時機,再等等。”穆婉說道。

    這個答案,項上聿不喜歡。

    他拿回了手邊的杯子,把里面的酒都喝了,幽幽地看向穆婉,沒有掩飾眼中的氣惱。

    穆婉看出來了,沒有看他,但是給他夾了一塊紅燒肉。

    他把紅燒肉從碗里夾了出來,丟在了桌子上。

    穆婉笑了。

    項上聿擰眉,“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和華錦榮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但是和蘭寧夫人的事情還沒有完,我覺得應該密切注意蘭寧夫人的動作,免得有些國家找麻煩。”穆婉說道。

    “已經安排人在盯著,好好吃飯吧。”項上聿沉聲道。

    穆婉低著頭吃飯。

    當天晚上穆婉住在了湖邊小院,項上聿沒有留下來,走的時候還是陰沉著臉色。

    穆婉坐在湖邊,靜靜地看著夜色。

    她很喜歡這種微涼的感覺,心里會非常的平靜,也能讓腦子放空,好好的休息。

    呂伯偉坐在了穆婉的對面,給穆婉倒上了溫水,“晚上不要和茶葉水,容易睡不著。”

    “嗯。”穆婉應道。

    “現在你的心里想的是誰?”呂伯偉問道。

    穆婉扯了扯嘴角,眼圈有些發紅。“總統府里,也有一片湖,比這個大很多。我記得,我去總統府的第二年,看到邢不霍總是喜歡坐在湖邊,他說湖邊安靜的環境下,容易讓他想清楚很多事情。”

    呂伯偉明白了,穆婉心里并沒有完全放下邢不霍。

    想想也對,她和邢不霍才離婚沒有多久,愛的越深,傷害也會越重,也會更加難以忘記。

    “以前看過一篇文章,一杯水滿了,如果不把之前的水倒掉,無法加入新的水。”呂伯偉說道,給自己倒上一杯水。

    “你還會重新戀愛嗎?會再愛上別的女人嗎?”穆婉問道。

    “現在的狀態里,是不會戀愛的,我心里有她,也不會愛上別的女人,但是作為過來人,什么事情都不能太絕對,時間是很好的東西,會平復傷口,會忘掉傷痛,甚至忘記曾經愛人的樣子,我愛她的時候全力以赴,但是有時候,緣分就是這樣奇妙。”呂伯偉模棱兩可地說道。

    穆婉明白了呂伯偉的意思,看著湖面,湖面倒映著燈光,隨風又蕩漾起帶著光澤的波瀾。

    “后來……”穆婉又開口,眼神變得幽遠了起來,“我在白雅那里發現了,白雅也喜歡去湖邊,去釣魚,去思考事情,去睡覺,她的故事我聽過不少,在湖邊她和顧凌擎有很多美好的回憶,顧凌擎消失的那幾年,白雅就靠著回憶支撐著。”

    穆婉的眼圈更紅了。“白雅是為了顧凌擎喜歡在湖邊,邢不霍是為了白雅。”

    “夫人是為了邢不霍嗎?”呂伯偉問道。

    穆婉微微擰眉,在呂伯偉的面前沒有掩飾自己的痛苦,“終究是心有不甘的,我當時也以為,時間可以讓人忘記很多事情,忘記曾經愛而不能在一起的人,所以,我在等,我想著長長久久的陪伴,最終可以贏得他的心,從此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夫復何求。”

    “項上聿很喜歡你,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發現了,他的眼中除了夫人,沒有其他人,甚至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就像是空氣一樣。”

    “他一直以來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霸道,專制,脾氣也不好,很幼稚,像是一個小孩一樣,這次,就氣呼呼的走了。”穆婉覺得好笑,扯了扯嘴角。

    “但是,就算你不理他,他最終也會灰溜溜地回來,因為心在你這里,走不遠的,他生氣,就像是小孩子一樣,不過是要你的關注,想要你哄哄。”呂伯偉說道。

    “他二十六了。”穆婉說道。

    呂伯偉喝了一口水。“人是會變得,如果人不變,那變的,只有不斷上漲的年紀,你知道二十六歲的邢不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嗎?他現在的性子跟以前完全不同。”

    邢不霍二十六歲的時候,穆婉還沒有認識邢不霍。

    也沒有多少邢不霍二十六歲時候的資料,有的只有他的豐功偉績。

    她知道他是常勝將軍。

    “你知道顧凌擎的性格吧?”呂伯偉又問道。

    “很冷,不怎么愛說話,沉默寡言的類型,但是遇到事情的時候很有擔當,他很凜冽,冷酷,但是也不好親近,很疏離的性格。”穆婉說著印象中的顧凌擎。

    “二十六歲的邢不霍很愛笑,臉上總是帶著笑意,做事很張狂,不計較后果,有次,上面給了他的小組一個任務,小組還沒開會,他一個人開著摩托車,毀掉了任務中藥毀掉的恐怖組織的老巢,很帥氣,意氣風發。他做事一直以來都有謀略,也有心,但是絕對,沒有現在的沉穩,雍容。氣質上也完全不像,真正的年少輕狂。”呂伯偉說道。

    穆婉能夠想象得出,“他做了總統后,所有眼睛盯著他,他不敢張狂了,雖然一直帶著笑容,但那笑容掩飾掉了所有的情緒,如果我碰到二十六歲時候的邢不霍……”

    “你碰到二十六的邢不霍的時候,是幾歲?”呂伯偉插斷穆婉的話。

    穆婉愣了下,邢不霍比她大十三歲,邢不霍二十六的時候,她只有十三歲,一個小屁孩,邢不霍肯定更不喜歡了。

    論顏值,她自問比不過白雅,

    “夫人是一個理智的人,巴尼也是這么說過,說你是他見過的人中比較有理智的。”呂伯偉又說道。

    “你想說什么?”穆婉問道。

    “夫人應該很清楚,自己和邢不霍不可能了,對吧?”呂伯偉問道。

    “我不是厚顏無恥之人。”穆婉意味深長地說道,把杯中的水喝了。

    就一會會的功夫,水已經涼了。

    從她回M國,項上聿碰她第一次開始,她就和邢不霍再也沒有可能了。

    她清楚的,明白的,理智也清晰的,可,終歸有些意難平,付出的五年,誰能輕易丟棄,人非草木,心臟都很柔軟。

    這份柔軟中,其實,如今,有項上聿的位置……

    她也明白!
《韓 污 漫》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