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木嬴的小說《歡喜記事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番外十七 南疆之行(六)
    驅蠱粉而已,陶老先生要,秦菡兒教他了。

    她這么大方,她詢問同心蠱的事,陶老先生若是知道,必定也會告訴她。

    陶老先生得了秘方,高興道,“你們來尋我是?”

    秦菡兒開門見山道,“老先生見多識廣,我們來是想向您打聽下可知道如何解同心蠱?”

    陶老先生眉心一皺,“你們是怎么知道同心蠱有解的?”

    “當真有?”楚舜欣喜道。

    “假的。”

    陶老先生一盆冷水潑下來,楚舜臉上笑容僵硬,寸寸皸裂。

    他起身要去調制藥粉。

    楚舜火大啊。

    他們坦白相告了,他居然藏著掖著。

    秦菡兒看著陶老先生的背影道,“他肯定知道如何解同心蠱。”

    同心蠱的事,他們一點頭緒都沒有。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點消息了,怎么能無功而返?

    秦菡兒去找陶老先生,求他相告。

    陶老先生一問三不知。

    楚舜的暴脾氣,氣道,“你要驅蠱粉,菡兒也告訴你了,問你同心蠱,你卻不肯說!”

    陶老先生也不氣,只道,“兩個小娃娃,有些事不知道是好事。”

    “同心蠱對身體無害,讓人生同衾,死同穴,是千金難求的蠱,為何要解?”

    秦菡兒望著陶老先生道,“圣命難為,還望老先生如實相告。”

    陶老先生看了秦菡兒和楚舜一眼道,“你是南疆人,為何如此穿著?”

    秦菡兒在心底問候了楚舜一遍,然后介紹楚舜的身份。

    陶老先生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秦菡兒繼續請教,陶老先生道,“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也不知道是從哪本書上看到的。”

    “書就擺在那兒的,你自己去翻吧。”

    秦菡兒隨著陶老先生的手轉身望去,被一面墻的書給怔懵了。

    這么多書,她得翻到何年馬月去啊?

    可她再想問,陶老先生閉口不言了。

    能怎么辦?

    只能翻書找了。

    南疆文字,楚舜還看的不大懂,除了夏大少爺能幫忙外,他是幫不上什么忙的。

    陶老先生驅蟲粉都調制好了,秦菡兒也沒能從書上翻到點什么。

    楚舜是見陶老先生一眼就瞪他一眼。

    陶老先生笑道,“你們慢慢找吧,記得把書給我恢復原狀。”

    丟下這一句,他轉身離開。

    楚舜坐下來隨手拿起一本書,上面字認識他,他不認識字。

    “我看這一面墻的書翻遍也找不到同心蠱解蠱之法,”楚舜道。

    夏大少爺深以為然。

    陶老先生擺明了不肯告訴他們,若是書上能找到,何必讓他們翻找?

    書再多,多花些時間總能找到的。

    可這一翻,難免對這些書造成損壞。

    這些書保存的如此之好,可見是個愛書之人。

    這一找,就是一個下午。

    秦菡兒兩眼發花,耐心全無。

    陶老先生在院子里喝茶,吩咐小廝道,“多準備些飯菜。”

    這是要留楚舜他們用飯了。

    院子里除陶老先生還有四個小廝,除此之外,再無旁人。

    楚舜怕秦菡兒累壞了,把她拉起來道,“明天再找吧,也不差這三五天。”

    秦菡兒揉著眼窩道,“堂姐夫也歇歇。”

    她轉身,夏大少爺已經累得睡著了。

    秦菡兒走出去,天際晚霞絢爛,美的找不到詞來形容。

    陶老先生留他們用飯,但沒有留宿。

    實在是小院沒地兒給他們住。

    楚舜他們又在外面睡了一天,第二天小院隔壁就多了一座竹屋。

    陶老先生氣的吹胡子瞪眼。

    不僅因為修建竹屋吵鬧,還因為修建的太靠近了,而且比他的更大,更氣派。

    多了一座竹屋,把湖畔的風景和意境破壞殆盡。

    楚舜哪管什么意境不意境的,他要住的舒服。

    “等我們找到解同心蠱的辦法,我們就走,”楚舜笑道。

    “陶老先生不耐煩我們了,就早些告訴我們同心蠱的解蠱之法。”

    陶老先生笑道,“你們這是打算陪我老人家住上一輩子?”

    果然——

    書上沒有解蠱之法。

    這只老狐貍!

    花了七天時間,秦菡兒才把那一面墻的書囫圇翻了個遍。

    夏大少爺幾次想走,但想到自家媳婦的叮囑硬是忍了下來。

    把最后一本書翻完,夏大少爺去質問陶老先生,“書上根本就沒有解同心蠱的辦法!”

    陶老先生看著他,“你們逐字逐句看完的?”

    夏大少爺,“……。”

    逐字逐句?

    這怎么可能!

    可囫圇翻過去的,沒準兒就哪一眼沒瞄準錯過了。

    秦菡兒決定再看一遍。

    雖然囫圇翻的,但這么粗略看一遍,秦菡兒都覺得自己獲益匪淺。

    楚舜可舍不得她吃這么多苦頭,打算用暴力制服陶老先生,結果還過幾招,就中蠱了。

    累的趴在地上根本起不來。

    秦菡兒要幫楚舜解蠱,可根本解不了,求陶老先生道,“求您放了我相公。”

    “小娃娃,我勸你們還是回去吧,不要再找同心蠱的解法了,”陶老先生道。

    秦菡兒不肯放棄。

    陶老先生轉身離開。

    秦菡兒扶不起楚舜,還是夏大少爺把他扶起來的。

    秦菡兒想辦法給楚舜解蠱,解不了,又去求陶老先生。

    夏大少爺改了看法了,明顯陶老先生用蠱更勝一籌。

    陶老先生不肯給楚舜解蠱。

    楚舜躺在床上動不了。

    不過他也只躺了十二個時辰。

    時辰一到,自然就能動了。

    就是渾身乏力,直接從床榻上滾了下來。

    楚舜覺得這仇不報,他咽不下這口氣啊,眼看著和陶老先生又要干上了,秦菡兒拉著他出去了。

    湖畔風景絕美,秦菡兒坐在石頭上吹風,她掏出隨身攜帶的短笛,吹揍起來。

    笛音裊裊,仿佛從遠山吹來。

    楚舜煩躁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

    這里風景這么美,哪怕為了這絕美的風景多逗留些時日也值得了。

    他何必和那年紀一把的白胡子老頭一般見識?

    竹屋內,陶老先生正在下棋,笛聲縹緲入耳,他身子一怔,手里的棋子哐當一下掉下。

    這一下,可是把屋子里清掃的小廝嚇住了。

    瞥頭望過去,就見陶老先生起來。

    起猛了些,腦袋一陣暈眩,差點坐回去。

    小廝忙去扶他,“先生沒事吧?”

    陶老先生眸光濕潤,腳步踉蹌的往外走。
為您推薦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