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三夢之緣的小說《功德修行錄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266章 這幾天勿定,周末改完。
    王鈞接過紗衣,一眼看過去,就發現上面陰氣環繞。

    不知不覺又過去了半個月,連綿不斷的陰雨天終于過去了,太陽又從新爬了出來,王鈞將最后一名女學生和她的父母一起送出了病房。

    站在住院部門口嗅著花香,王鈞不由的伸起懶腰,喃喃的自語道:“終于將最后一位病人送走了,這段時間聞著fú ěr mǎ lín的味道,真有那么種想吐的感覺。”

    不遠處常樂夾著文件夾走了過來,揮著手喊道:“王鈞你在這里啊?我真有事情找你呢!”

    “怎么了,常大哥?不會又出事了吧?我都還沒有休息呢!”王鈞聽到常樂的聲音,頓時感覺有些苦惱。

    最近這段時間,也不知道常樂哪里有那么多的靈異事情,向他請教。弄的王鈞都快瘋了,感覺他都成了常樂的私人顧問。

    常樂面色不變,對于這些話只能當作沒聽到,心里清楚最近這段時間他做的有些離譜,不過他也沒辦法,這是上面發話讓自己打聽的信息。

    “好了,這些小事就不要打了放在心上,上面不會虧待你的。”常樂笑呵呵的安慰道。“對了,王鈞上面有打算重建陳鎮,你覺得可以嗎?”

    王鈞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常樂,翻起白眼,道:“重建陳鎮又不關我的事情,你問我干嘛?

    ...........

    茶葉找到了,一行人便撤離了。

    道路兩旁綠蔭連綿,由于來往的車輛稀少,顯得格外幽靜。

    坐于副駕駛的錢斌回過頭,望著王鈞手中的茶葉罐,問道:“小鈞,這茶葉用什么問題嗎?”

    王鈞把玩著墨綠色的茶葉罐,笑道:“表哥不是我說,你絕不會想知道她的問題。”

    坐在王鈞手邊的魏昶,聽到這里反倒反倒起了一絲好奇心,慫恿道:“小鈞說說,我也想聽聽。”

    王鈞點點頭,舉著茶葉罐沖著錢斌,問道:“表哥,按說你之前查找線索的時候,應該去過死者家中了,你有沒有喝過這里面的茶葉?”

    錢斌一聽連連搖頭,道:“在范女士家中我只喝過白開水,主要是不自在。”

    王鈞聞言秒懂,點點頭道:“那你其他的死者家里喝過茶嗎?”

    錢斌沖著翻起白眼王鈞,道:“雖然喝的比較少,但有時候實在拒絕不了,偶爾還是會喝個幾次。”

    王鈞憐憫的看眼錢斌,幽幽的說道:“表哥,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同時我也建議你今后在外面最好只喝白開水。”

    錢斌一瞧王鈞的眼神頓時有些不悅,瞪了一眼王鈞,道:“小鈞,我怎么發現你現在說話越來越啰嗦了,你直接說這茶葉有什么問題就行了,唧唧歪歪的干嘛!”

    王鈞發現此時錢斌和魏昶都升起好奇心,而開車的方騰也悄悄地豎起耳朵偷聽,無奈的搖搖頭,嘆口氣道:“實際上來說這茶葉沒有問題,而且還算得上好茶。但是澆茶葉的水,就有大問題了。”

    魏昶感覺自己越聽越糊涂,好奇的問道:“澆茶葉的水能有什么問題?不都是井水,湖水,或者河水嗎?”

    王鈞點點頭,道:魏哥你說的不錯,不過還有種情況,就是井水,湖水里面多了不少不該有的東西呢?”

    方騰微微提抬頭,從倒車鏡望著王鈞,笑道:“王鈞你說的挺逗,水里最多有些魚,還能有什么,難不成里面還有尸體嘛!”

    錢斌聽到這話一愣,回過頭望著王鈞臉上的笑容,瞬間臉色大變,顫抖著聲音道:“小鈞,小周說的,不是你想說的對嗎?”

    “唉,我都叫你們不要問了,你們偏不聽,現在知道真相了,你們卻又不信。”王鈞嘆口氣道。

    “停車。”錢斌捂著嘴喊道。

    “吱。”

    警車車輪在地上劃出一道黑線,車子剛剛停穩,錢斌和魏昶兩人同時打開警車,跑到路邊,扶著梧桐樹大吐特吐。

    方騰望著錢斌兩人凄慘的樣子,還以為王鈞之前的話是開玩笑的,笑道:“小鈞,你說說,那茶葉到底有什么問題?”

    王鈞眼中劃過一道詫異,接著恍然大悟原來方騰還以為自己是逗錢斌他們兩人,搖搖頭道:“方警官,你剛剛說的便是真相,那些澆茶葉的水里真的有尸體,而且還不少。”

    方騰大驚失色,虧他之前還以為王鈞是開玩笑的,沒想到王鈞說的真事。

    過了片刻,錢斌和魏昶兩人一臉虛弱的上了車,錢斌癱坐在副駕駛,有氣無力的道:“不管那個賣茶葉,賣肉干的渾蛋是誰,我一定要將他繩之以法。”

    同時心里卻狠狠道:“奶奶的,那混球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一定讓你好看,給我蹲蹲小黑屋。”

    魏昶用帶來的礦泉水,漱完口,道:“王鈞,你繼續說,我們好了。”

    王鈞點點頭,道:“如果你們的鼻子比較靈敏,你們便會發現茶葉里有一絲異味。”

    “好了,小鈞你不要說茶葉的事情了,你就說說那澆茶的水吧!”錢斌打斷了王鈞的話,皺著眉頭道。

    王鈞聳聳肩,道:“行,聽你的。”

    話鋒一轉,道:“我估計那湖水或者井水里的尸體太多,已經將其中的水質破壞了,你們如果仔細觀察,便能發現這些茶葉比一般的茶葉還要黑上不少。”

    “這些黑色的物質便是尸毒,不僅是這樣,你們肉眼凡胎,看不到這些茶葉上還有不少的怨氣。”

    錢斌點點頭,道:“如果日后我們再分辨不出,這些茶葉有沒有問題該怎么辦?”

    王鈞雙手一攤,道:“很簡單,就和白開水,或者喝一些果汁。”

    魏昶拿過王鈞手中的茶葉罐,打開蓋子,倒了一些茶葉出來,仔細觀察了一番,問道:“小鈞,這些茶葉你準備怎么處理?”

    “還能怎么處理,當然拿去給云哥化驗,看看能不能通過茶葉的檢測,找到茶葉的原產地。”王鈞道。

    錢斌從后視鏡看到跟在后面的警車,突然拿起電話,群發了一條消息,道:“以每輛警車為一組,所有人去往死者家中,將這些死者家中的茶葉全部帶回警局檢查。”

    過了幾秒鐘,錢斌的手機響起一連串的短信鈴聲,錢斌稍微看了一下,全是:“收到(明白)隊長。”

    隨即不再關注信息,將手機收進了口袋。

    警車剛剛駛出了幽邃的道路,后面的幾輛警車便四散開來,前往各自選中的死者家。

    錢斌道:“那我們先回警局嗎?”

    王鈞剛準備說話,錢斌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電話道:“喂,張格出了什么事情了?”

    醫院內站在病房外的張格,拿著手機放在嘴邊,望著隔離病房了的渾身無力,面色慘白的小男孩,道:“錢隊,我想你們要來一趟市第一醫院了。”

    錢斌心里一緊,沉聲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張格嘆口氣,道:“我們跑了幾家醫院,在市第一醫院有了發現三個小孩都是王鈞說的情況,三男一女。”

    錢斌的臉色頓時有些陰沉,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們馬上就過來。”

    掛掉電話,錢斌沖著方騰,道:“方騰掉頭,我們去市一醫院。”

    方騰點點頭,拉響警鈴,一打方向盤直奔市第一醫院。

    魏昶問道:“錢斌出什么事情了?”

    錢斌復雜的看眼王鈞,回道:“給王鈞猜中了,真有三個孩子誤食肉干,已經中了尸毒。張格請我們過去一趟,救人。”

    魏昶點點頭,道:“救人要緊,我們先去醫院,”茶葉找到了,一行人便撤離了。

    道路兩旁綠蔭連綿,由于來往的車輛稀少,顯得格外幽靜。

    坐于副駕駛的錢斌回過頭,望著王鈞手中的茶葉罐,問道:“小鈞,這茶葉用什么問題嗎?”

    王鈞把玩著墨綠色的茶葉罐,笑道:“表哥不是我說,你絕不會想知道她的問題。”

    坐在王鈞手邊的魏昶,聽到這里反倒反倒起了一絲好奇心,慫恿道:“小鈞說說,我也想聽聽。”

    王鈞點點頭,舉著茶葉罐沖著錢斌,問道:“表哥,按說你之前查找線索的時候,應該去過死者家中了,你有沒有喝過這里面的茶葉?”

    錢斌一聽連連搖頭,道:“在范女士家中我只喝過白開水,主要是不自在。”

    王鈞聞言秒懂,點點頭道:“那你其他的死者家里喝過茶嗎?”

    錢斌沖著翻起白眼王鈞,道:“雖然喝的比較少,但有時候實在拒絕不了,偶爾還是會喝個幾次。”

    王鈞憐憫的看眼錢斌,幽幽的說道:“表哥,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同時我也建議你今后在外面最好只喝白開水。”

    錢斌一瞧王鈞的眼神頓時有些不悅,瞪了一眼王鈞,道:“小鈞,我怎么發現你現在說話越來越啰嗦了,你直接說這茶葉有什么問題就行了,唧唧歪歪的干嘛!”

    王鈞發現此時錢斌和魏昶都升起好奇心,而開車的方騰也悄悄地豎起耳朵偷聽,無奈的搖搖頭,嘆口氣道:“實際上來說這茶葉沒有問題,而且還算得上好茶。但是澆茶葉的水,就有大問題了。”

    魏昶感覺自己越聽越糊涂,好奇的問道:“澆茶葉的水能有什么問題?不都是井水,湖水,或者河水嗎?”

    王鈞點點頭,道:魏哥你說的不錯,不過還有種情況,就是井水,湖水里面多了不少不該有的東西呢?”

    方騰微微提抬頭,從倒車鏡望著王鈞,笑道:“王鈞你說的挺逗,水里最多有些魚,還能有什么,難不成里面還有尸體嘛!”

    錢斌聽到這話一愣,回過頭望著王鈞臉上的笑容,瞬間臉色大變,顫抖著聲音道:“小鈞,小周說的,不是你想說的對嗎?”

    “唉,我都叫你們不要問了,你們偏不聽,現在知道真相了,你們卻又不信。”王鈞嘆口氣道。

    “停車。”錢斌捂著嘴喊道。

    “吱。”

    警車車輪在地上劃出一道黑線,車子剛剛停穩,錢斌和魏昶兩人同時打開警車,跑到路邊,扶著梧桐樹大吐特吐。

    方騰望著錢斌兩人凄慘的樣子,還以為王鈞之前的話是開玩笑的,笑道:“小鈞,你說說,那茶葉到底有什么問題?”

    王鈞眼中劃過一道詫異,接著恍然大悟原來方騰還以為自己是逗錢斌他們兩人,搖搖頭道:“方警官,你剛剛說的便是真相,那些澆茶葉的水里真的有尸體,而且還不少。”

    方騰大驚失色,虧他之前還以為王鈞是開玩笑的,沒想到王鈞說的真事。

    過了片刻,錢斌和魏昶兩人一臉虛弱的上了車,錢斌癱坐在副駕駛,有氣無力的道:“不管那個賣茶葉,賣肉干的渾蛋是誰,我一定要將他繩之以法。”

    同時心里卻狠狠道:“奶奶的,那混球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一定讓你好看,給我蹲蹲小黑屋。”

    魏昶用帶來的礦泉水,漱完口,道:“王鈞,你繼續說,我們好了。”

    王鈞點點頭,道:“如果你們的鼻子比較靈敏,你們便會發現茶葉里有一絲異味。”

    “好了,小鈞你不要說茶葉的事情了,你就說說那澆茶的水吧!”錢斌打斷了王鈞的話,皺著眉頭道。

    王鈞聳聳肩,道:“行,聽你的。”

    話鋒一轉,道:“我估計那湖水或者井水里的尸體太多,已經將其中的水質破壞了,你們如果仔細觀察,便能發現這些茶葉比一般的茶葉還要黑上不少。”

    “這些黑色的物質便是尸毒,不僅是這樣,你們肉眼凡胎,看不到這些茶葉上還有不少的怨氣。”

    錢斌點點頭,道:“如果日后我們再分辨不出,這些茶葉有沒有問題該怎么辦?”

    王鈞雙手一攤,道:“很簡單,就和白開水,或者喝一些果汁。”

    魏昶拿過王鈞手中的茶葉罐,打開蓋子,倒了一些茶葉出來,仔細觀察了一番,問道:“小鈞,這些茶葉你準備怎么處理?”

    “還能怎么處理,當然拿去給云哥化驗,看看能不能通過茶葉的檢測,找到茶葉的原產地。”王鈞道。

    錢斌從后視鏡看到跟在后面的警車,突然拿起電話,群發了一條消息,道:“以每輛警車為一組,所有人去往死者家中,將這些死者家中的茶葉全部帶回警局檢查。”

    過了幾秒鐘,錢斌的手機響起一連串的短信鈴聲,錢斌稍微看了一下,全是:“收到(明白)隊長。”

    隨即不再關注信息,將手機收進了口袋。

    警車剛剛駛出了幽邃的道路,后面的幾輛警車便四散開來,前往各自選中的死者家。

    錢斌道:“那我們先回警局嗎?”

    王鈞剛準備說話,錢斌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電話道:“喂,張格出了什么事情了?”

    醫院內站在病房外的張格,拿著手機放在嘴邊,望著隔離病房了的渾身無力,面色慘白的小男孩,道:“錢隊,我想你們要來一趟市第一醫院了。”

    錢斌心里一緊,沉聲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張格嘆口氣,道:“我們跑了幾家醫院,在市第一醫院有了發現三個小孩都是王鈞說的情況,三男一女。”

    錢斌的臉色頓時有些陰沉,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們馬上就過來。”

    掛掉電話,錢斌沖著方騰,道:“方騰掉頭,我們去市一醫院。”

    方騰點點頭,拉響警鈴,一打方向盤直奔市第一醫院。

    魏昶問道:“錢斌出什么事情了?”

    錢斌復雜的看眼王鈞,回道:“給王鈞猜中了,真有三個孩子誤食肉干,已經中了尸毒。張格請我們過去一趟,救人。”

    魏昶點點頭,道:“救人要緊,我們先去醫院,”20
《韓 漫》
為您推薦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