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子夜聽劍雨的小說《終有道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八十五章 又是多事之秋
    根據唐晗的描述,事情的發生時間應該是他們和趙家的人比試的前一天,那個時候陳瑯可還沒有得罪那個病老虎劉豐呢,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一個和他們根本說不上有什么關系的唐晗,能夠頂的上什么?為什么劉豐會選擇對她做手腳呢?這些問題在陳瑯的腦子里面不停的來回浮現著,他搞不清楚原因,他覺得,這些東西一定和他們這一次在云貴接觸到的某些事情有關。而且,這個事情的影響還非常大。

    左思右想了好一會兒,陳瑯突然間想到了一個非常符合邏輯的可能性,但是他沒有直接明說出來。這種事情的牽扯確實是不小,如果貿貿然地說出來,先不說會不會把唐晗給嚇壞了,更加有可能會讓張羽產生很大的壓力。畢竟,明天還有一場比試呢,而且說也說不準,他們會不會和姜鵬劉豐兩人交手。

    陳瑯頓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對著唐晗說道:“你父母離奇消失的事情,我們會幫你留心的,這個你暫時不用擔心了。等到我們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就去幫你想想辦法。后天吧,后天的事情處理完,我們可以連夜出發。你先暫時不要多想,想得太多,你的身體會變得更加虛弱的,憂思成疾你知道嗎?”

    得到了陳瑯的保證,唐晗的眼睛漸漸煥發出了光彩,她拼命的點點頭,然后說道:“恩恩,謝謝你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報答你們,如果你們能夠幫我找回我的父母,我愿意給你們做牛做馬!”

    聽她這么一說,陳瑯是連連的擺手,忙道:“停停停,什么做牛做馬的,別跟我們扯那么多稀里糊涂的玩意兒,沒那么大的因果!時候也不早了,你們先休息吧,張羽,你在這里看著她,以防有不干凈的東西找麻煩,我出去轉轉!”

    張羽點點頭,然后問道:“這都快十點了,你這是要去哪兒?”

    陳瑯沒有說,只是簡單的交代了一句:“沒事的,我很快就會回來!”

    離開了酒店,陳瑯一個人走在街上。因為時間已經很晚很晚了,所以大街上的信任已經很少很少了,除了而一些繁華的主干街道還有零零散散的行人之外,其余的地方可以說是空無一人了。陳瑯像是有所目的一樣的朝著一個漆黑的,沒有人的巷弄走了過去,然后左右看了看,發現確實沒有人之后,悄悄地在地上那石頭畫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然后,他又繼續朝著巷子深處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停下了腳步,伸手在墻壁上輕輕的敲了三下,然后說道:“巴蜀瀘州正心觀道士陳瑯,又是求見銅仁陰司。列位,能不能出來一見?”

    等了大約有一分鐘的功夫,周圍的溫度似乎是突然間降低了許多一樣,讓人不自覺地想要裹緊自己身上的衣服。陳瑯也是稍微攏了攏袖子,然后背著手等待著,說道:“既然來都來了,為什么不肯現身呢?我們修道之人對陰司向來也是禮敬有加,不至于連見個面都這么小心謹慎吧?”

    遠處傳來了兩個腳步聲,陳瑯微微皺眉看了過去,發現果然有兩個人朝著他這邊走了過來。

    陳瑯道:“怎么銅仁的陰司還需要這么謹慎的嗎?都沒有直接走陰出來,反而是找了兩個肉身。你們附在活人的身上,多多少少對別人還是有些影響的,這樣下去不僅會傷了他們的身體,還會影響你們陰德。這些小事,難道還用得著我這么個外人提醒嗎?”

    這兩個人,樣貌普通,屬于是放在人群之中就不容易再認出來的那種。但是他們兩個現在身上散發著一絲陰氣,很明顯是沾了東西了。如果不是這里沒什么燈光的話,陳瑯估計都你能夠看得見他們兩個人那鐵青的面色。

    其中一個人慢慢地說道:“這段時間銅仁陰司遇到了一些事情,不得不小心謹慎。貿貿然走陰出來,可能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另一個人則更加急躁一些,直接問道:“如今時候也不早了,你一個巴蜀的道士,找我們銅仁的陰司做什么?還在巷子口留下那樣的法陣,你是擔心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被別人發現嗎?”

    陳瑯輕輕地笑了笑,說道:“我倒是沒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擔心會被人發現,只是你們銅仁的陰司倒是有那么一兩件事情。如果被人發現了,那才是真的糟糕了呢。”

    那個有些急躁的家伙立刻就不淡定了,連忙說道:“我們能夠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擔心被人發現的?你不要胡攪蠻纏啊!”

    陳瑯哼了一聲,說道:“是嗎?那你叫你們城隍老爺出來和我聊聊啊?如果說是府城隍老爺不好請的話,你可以讓下面的縣城隍老爺出來。還是說,你希望我想想辦法,寫一封文書上告天地,或者直接寫一封送到酆都城?”

    這話說完,那兩個家伙全都有些慌神,雖然看不見他們的表情,但是僅僅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的變化,陳瑯就能判斷的出來。

    原先那個比較鎮定的家伙慢慢地說道:“事關重大,雖然你是個道士,但是如果無憑無據的話,我們一樣可以拘你的魂!”

    對于這樣的威脅,陳瑯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笑道:“你就別拿這些騙小孩子的玩意兒來嚇唬我了。我見過你們的府城隍老爺了,就是他讓我來查查你們陰司的事情的。我倒是真的挺好奇的啊,一個銅仁的縣城隍不見了,你們不慌亂倒也罷了,可是就連府城隍都一起不見了,你們還能等的下去?”

    本以為這樣的一番話,能夠讓他們兩個有所觸動,可是陳瑯料錯了。這兩個陰司鬼差似乎是無動于衷一樣,根本不在乎陳瑯怎么說。那個慢性子的鬼差也是嘿嘿的笑了笑,然后說道:“小道士,你編的故事道士精彩的很啊,估計能騙不少人啊。不過事關城隍大人,這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雖然我們兩個不是經常見到城隍大人的面,但是每日處理本地陰司大小事務可沒有一絲混亂,你這玩笑,是不是開的有些離譜了?”

    陳瑯面露驚訝之色,說道:“怎么,你的意思是,你們的城隍老爺一直沒有什么出面,但是現在銅仁所有的事宜依舊是處理得非常妥當?說說看,你們上一次見到你們城隍老爺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

    那兩個鬼差似乎也跟到有些奇怪了,其中一個答道:“大概得是三個月而之前了吧!怎么了?”

    陳瑯心中有了些盤算,回道:“沒什么了,兩位辛苦了!我還有些事情,得先回了,二位也慢走不送。今天晚上多有叨擾,還希望兩位不要見怪!這些陰陽紙是一些補償,還希望兩位能夠笑納!”

    他拿出了一小疊陰陽紙放在地上,然后便不管那兩個鬼差是否還有疑惑,自顧自的離開了這條小巷子。

    和正高高興興撿錢的兩個鬼差不同,已經走遠了的陳瑯面色凝重,心道:“看來這事情還確實挺嚴重的,城隍不見了,下面的鬼差毫不知情,而且事情還運轉的一切如常,也難怪陰司那邊沒有注意到了。果然,又是多事之秋啊!”20
為您推薦
电子游艺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