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為方便下次閱讀姚映夕席遠辰的小說《情起難尋,伴你始終全文最新章節》您還可以(下載桌面快捷方式)
第306章 在跟誰說話
    姚映夕如實回答:“沒,待會兒。”

    “映夕,你在做什么?”

    席遠辰出聲叫住姚映夕。

    姚映夕被嚇一跳,手一劃,手里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她心虛的看著席遠辰。剛才席遠辰才警告自己少跟修言在一起,沒想到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她倆既然打電話。

    席遠辰知道估計會鬧變扭,雖然看席遠辰吃味,心里很舒服,但還是不想多看。

    再加上自己和修言并沒有什么關系,讓席遠辰誤會也不好。

    “在跟誰說電話?”

    姚映夕微微笑:“一個朋友,你洗完澡出來了嗎?”

    說話間,她蹲下身子撿起地上的手機。

    席遠辰也不拆穿他,看到電飯煲里冒著沸騰的霧氣,他瞥了一眼姚映夕手上的手機。

    手機因為姚映夕觸摸了一下,已經亮起了屏幕。

    電話里的修言聽到姚映夕的話時,眼眸暗紅了起來。

    席遠辰的視線放回電飯煲上,問姚映夕:“在做什么?”

    姚映夕瞥了一眼手機,正想掛斷,就被席遠辰問。

    她猛地的抬起頭來,頓了頓,望著席遠辰才回答:“粥,你今晚喝酒有點多,我沒準備檸檬蜂蜜水,所以做了點粥暖暖胃。”

    席遠辰點點頭,嘴角微微勾起,往姚映夕那邊走過去。

    電話里的修言,聽著姚映夕說的話,又嫉妒又艷羨,他落寂的望著車窗外,一只垂放在身側的收緊,緊緊的握著。

    姚映夕回答完席遠辰的話,趁著席遠辰沒有再追問,她拿起手機,微笑的說:“那就晚安了,拜拜。”

    席遠辰深沉的望了她一眼,才移開視線。

    電飯煲里的香味已經飄散了出來,姚映夕拿起湯匙攪拌著里面的東西,才把米放進去。

    昨晚這些,她蓋上蓋子,席遠辰此時坐在餐桌上。

    修言聽著電話里的盲音,目光森冷的望著窗外,卻沒有任何焦點,他思緒飄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姚映夕走到席遠辰身旁坐下,將手機蓋上。

    席遠辰看著她的動作,才抬眸看著她:“怎么想起來做粥吃?”

    自從有阿姨在之后,姚映夕幾乎都不會做早餐,并且兩個人也沒有吃宵夜的習慣,所以姚映夕幾乎都不會做宵夜。

    “晚飯沒吃,你不餓嗎?喝了那么多久多傷胃。”

    姚映夕實話實說。

    席遠辰心上一暖,壓制著想要問姚映夕這么晚為什么還跟修言講電話,有什么話要說。

    “嗯,我看著,你去洗澡吧。”

    雖然家里的空調開的夠足,但姚映夕待在廚房里,此時此刻脖頸上和額頭上都帶著細汗。

    姚映夕點頭:“好,那席先生,你幫我看一下,偶爾攪拌一下就好,任何東西都不用加。”

    席遠辰點了點頭。。

    姚映夕從桌前起身,往更衣室里拿了一套換洗的家居服才往樓上的臥室走。

    席遠辰盯著姚映夕蓋趴在桌子上的手機,眼眸陰沉。

    就算知道修言跟姚映夕說話,他還是沒有再次拿起姚映夕的手機檢查,把人拉進黑名單。

    因為他清楚,自己拉,修言還是會換號碼打過來給姚映夕。

    與其這樣子多次,被姚映夕發現,破壞兩個人的感情,還不如就這樣子。

    只要讓人多看著姚映夕,別讓兩個人有見面的機會就好。

    姚映夕洗完澡出來已經差不多十一點半,她走到廚房,席遠辰還維持著剛才的動作一直坐著。

    廚房里的瘦肉粥已經香味四溢,姚映夕連忙過去攪拌著粥。

    她打開冰箱,拿出幾根蔬菜清洗干凈,放在鍋里,攪拌一下,才拔電。

    “席先生,好了,過來幫忙。”

    姚映夕喊了一聲。

    席遠辰從桌子上起身,走過去幫忙把兩碗粥端了出來。

    姚映夕跟在他身后,看到自己剛才遺落在桌子上的手機時,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眉頭微微皺起,擔心席遠辰偷看過。

    席遠辰將東西放下,轉身見她還在發愣。

    “晚了,還想什么?快點吃完,好去睡覺。”

    席遠辰若無其事的看著她。

    姚映夕回神,點點頭,連忙坐下。

    自己面前的手機,很光亮,還照著自己剛才的蓋住的姿勢,席先生應該沒有弄過。

    姚映夕暗暗松了一口氣。

    一頓夜宵吃完,姚映夕起身收拾著東西,席遠辰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只好拿著手機往樓上臥室走。

    姚映夕收拾完,拿起手機看,才發現修言在一個小時之前,應該是自己剛掛上電話不久,就發來一條短信。

    姚映夕點開查看。

    ——小夕,明天下午三點鐘,我們見一面吧,在你經常去的咖啡廳,我有話跟你說。

    姚映夕頓了頓,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同意。

    回到臥室時,席遠辰此時正在陽臺里抽著煙。

    姚映夕眉尖蹙起,她走了過去。

    微弱的火光折射在席遠辰棱角分明的臉上,他的嘴唇很薄。姚映夕知道那張冷硬的臉上,最軟的是那張薄唇。

    席遠辰聽到走路的聲響,側眸過去,看到姚映夕走了過來。

    “收拾完了?”

    姚映夕點頭:“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還是你家里那邊出了事情?”

    這兩天席遠辰一直忙忙碌碌,電話一直響不停,還有今天酒會上被人勸酒,幾乎都是一個不漏的喝。

    她就察覺出了席遠辰這幾天的不對勁。

    席遠辰聽到這句話,嗤笑出來:“我倒是希望能出事情。”最好破產。

    “那為什么心煩?”

    既然不是公司,也不是家里,是哪方面。

    席遠辰抬眸,揉了揉她的頭發:“沒心煩,別亂想。”

    見他不愿意說,姚映夕也沒有繼續逼問。席遠辰的小習慣都是心煩或是不悅的時候,愛抿著嘴。

    她這段時間,早就了解了。

    席遠辰將雙手里的煙扔在地上,拉著姚映夕的手,往臥室里走:“晚了,睡覺吧。”

    姚映夕一直睡不著,躺在她的懷里,同樣睡不著的還有席遠辰,他的視線望著窗外。

    姚映夕動了動,抬眸看著席遠辰。

    發現席遠辰也同樣看著自己時,姚映夕輕笑。

    席遠辰垂眸看著她,問:“睡不著?”

    姚映夕撇撇嘴:“吃的太飽了,有點脹。”

    她找了個借口回答著席遠辰的話。

    席遠辰從床上起身,拉著她起來:“要是睡不著,去陽臺躺一下。”

    姚映夕不知道自己說謊的時候,總是喜歡眨著眼睛,雖然眼神望著他。
《韓 漫》
為您推薦

@精選小說網 . http://www.bpmpxf.tw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選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电子游艺场所